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这确实是个钓鱼的好地方,只是现在时间不对

发布时间:2020-05-06 00:59来源:未知点击:

“我就躲在这边没浪的地方看一眼,看一眼就回来。”
好说歹说,终于得到丁丁的同意。我小心翼翼地走到山脚,找了个较高的岩石,爬了上去,远远的观察起这个钓点来。
这个钓点有一个巨大平整的平台,平台靠右的位置有个内凹的缺口,而巨浪正是因为海水冲入这个缺口形成。一个接一个的巨浪带来的海水冲刷着这个平台,水正一点点地淹没着这个平台,有些零落的、粗大的钓线被冲到山脚。看来澳洲钓鱼人诚不欺我也,这确实是个钓鱼的好地方,只是现在时间不对,正是潮水涨到一半的时候,看来只有等潮水退到接近底潮时才能作钓。这个发现让我有悲有喜,悲的是今天是钓不成鱼啦,喜的是明天算准潮水时间还能来钓。下定决心后,回来又好好做了一番丁丁的思想工作,并且保证明天如果有危险,立刻就走,丁丁才肯点头。
第二天的最低潮是早上9点20,我们7点半就赶到了钓点,这时整个平台露出了水面,平整而宽敞,但是海浪还在不时地冲刷着岸边。在一边苦苦蹲守了半个小时后,发现海浪逐渐消退,平台上有一个位置始终没有海浪冲上来,已经渐渐变干了。这个发现让我欣喜万分,立刻跑回车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丁丁。拿出早已准备妥当仅剩4米的“烧火棍”、路亚竿、小鱿鱼、鸡胸肉和面包,心急火燎地将整袋面包撕碎、和好细沙,拖着万般不愿意的丁丁登上钓点。这时的钓点展现了它‘优美、漂亮’的相貌,岸边是垂直的断层,海水离岸1米距离,脚边水深7米,一竿以外水深15米左右。
时间紧迫,测试完水深后,先将路亚竿当做沉底竿用,挂上整只小鱿鱼远远地抛了出去,然后就在脚边拼命打饵。诱饵撒下去后,透过偏光镜,发现水下聚集了一大群小鱼,鸡胸肉作的鱼饵下水后,迅速被小鱼疯狂围剿,无论用多大的鸡胸肉,10秒不到就被小鱼分食殆尽,鱿鱼作饵也不能逃过这个厄运。情急之下,干脆在这个位置再狠补几勺诱饵,采用声东击西的办法,把真正地钓饵放到凹进来的位置,这下安静了,没有小鱼盗饵了。看着随着浪起伏的阿波,我的心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慢斯条理地钓着,身后传来丁丁和海鸥逗乐的玩笑声。
不经意间,阿波迅速沉入水底,大鱼来了!我收紧虚线,大力提竿,中了!一股久违的力量拽动着鱼竿,幸福感立刻充满了心中。我边控制着鱼的挣扎方向,边自豪地叫到“中鱼了!快拿抄网!”,丁丁一听中鱼了,抛下围着她叽叽喳喳说话的海鸥,提着抄网跑了过来。笨拙地连抄带兜,把鱼网了上来,一看,原来是黑毛!一斤半左右,难怪拉力这么大。我美滋滋地刚换好鱼饵,准备继续开钓,谁知被丁丁劈手把竿子抢了过去,说“有鱼了,我要钓,我要钓。”,执拗不过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钓。丁丁这个矶钓菜鸟都算不上的家伙,挥着竿子,东一下西一下地乱甩,一会又挂底了,一会又缠了线了,瞎忙得很。眼看着已经开始涨潮了,急得我围着她直跺脚转圈。丁丁玩了一会没钓着鱼,不耐烦了,把竿子冲我一扔,不钓了。阿弥陀佛,终于轮到我了,我赶紧不停地左右打诱饵,使出十八般武艺,终于在钓上无数小鱼后,又迎来了一个标准的‘箭沉’。中了一条更大的鱼,这鱼拉着‘烧火棍’直往水里扎,我不舍得就这么一下把它拉上来,好好地溜了一番,感受够了溜鱼的乐趣后,抄起来一看,一条足有两斤多重的黑毛,这可把我乐开了怀。
回头再想钓时,丁丁苦着脸说“小鱿鱼都被海鸥偷吃光了。”
我郁闷地说“唉,你看你,没事和海鸥玩个什么劲啊!”
话音未落,突然一个巨浪在身边炸响,淋了我们俩一头一脸的海水,这下可把丁丁吓得不轻,直叫走人。看着这海浪逐渐高涨,手里鱼饵也没了,时间也不允许再尝试路亚钓法,没辙了,只得离开这个美丽和凶险并存之地。离开时心酸得难以言表,我的金枪鱼啊,我的青甘鱼啊,我的大石斑啊,再见了,我是没机会和你们相见了,希望有缘之人能在这与你们偶遇吧。
注: E级钓点Pretty Po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