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Pretty Point是澳洲钓鱼书里介绍的一个钓点

发布时间:2020-05-06 00:39来源:未知点击:

美丽与凶险并存
Pretty Point是澳洲钓鱼书里介绍的一个钓点,翻译成中文是‘漂亮的、美丽的地点’的意思,书中对这里的钓获描述让人热血沸腾,我唯恐自己拙笨的英文翻译水平降低了这个钓点的魅力,所以载录了原文,供英文好的朋友参考:
“Pretty Point: Excellent land based game fishing platform for tuna, kingfish and shark. Live baiting with yellowtail and slimies is the most popular method with some quality tuna taken in late summer and through autumn. Spinning with large pre-rigged soft plastic shads in the 140mm size can also produce some top class fish. For those wanting to fish the wash zones then you are in for some great fishing. Drummer, groper, trevally, bream and snapper are all available and regular captures for those prepared to put in the time and effort needed to find the fish. It is important to use berley to attract fish to you. A simple bread and cat food or fish berley mix is one of my favourites, but don’t be afraid to use chicken pellets。”
翻译成中文的大致意思是‘这是一个非凡的近岸大鱼战斗平台,在这里可以钓到金枪鱼,青甘和鲨鱼。最受欢迎的钓法是用Yellowtail(澳洲岸边可以钓到的一种小鱼)等活饵作钓,在每年的夏末和秋季可以钓到高质量的金枪鱼。如果用140毫米大小的拟饵作钓,甚至可以钓到一些顶级鱼类。这里也可以钓到白毛、黑毛、石斑鱼,鲹类鱼(与GT类似)、黑鲷、真鲷。重要的是要用诱饵把鱼吸引过来,可以用面包、猫粮、鱼肉或鸡肉混合在一起做诱饵。’
我相信任何一个钓鱼人看见在岸边就能钓到大型金枪鱼、大型青甘时,心中渴望战斗的鼓声一定会剧烈的敲响,一定恨不能立刻飞到这个地方大战一番。当晚看完这段描述后,我激动得久久不能入睡,与大鱼搏斗的情景就像幻灯片一样,一幅幅地在脑海中播放,期间更是穿插了各种弯弓拼大鱼、渔轮疯狂出线的情景,这些情景就像正在真实地发生一样,让人沉浸在这种虚幻的幸福之中,宁愿付出不眠的代价,也不愿让这些情景消失。
就这么辗转反侧地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天边仅仅露出一线曙光之时,我就迫不及待地爬了起来。把丁丁这个睡得像猪一样的队友拖了起来,奔向Pretty Point。
Pretty Point的位置仅仅在书上地图里标注着,没有地名,也没有GPS位置可定,唯有根据海岸线的形状设定GPS目的地。在兜了无数个圈,无数次路过钓点而不自知,最后,终于确定了眼前这个隐藏在小镇上不知名的角落就是我们要找的钓点。这时时间已经到了早上11点。这个钓点非常隐秘,从岸边往外看,只看见一个半圆形、有着漂亮沙滩的小海湾,小海湾被左右两座小山头包围着,远处的海面推来一阵阵雪白的小浪花,‘哗哗’的浪花声由远而近,犹如渐渐响起的小提琴声,让人陶醉其中。而这个Pretty Point就像一个害羞的姑娘一样,躲在左侧小山的背后,不肯见人。沿着山脚高低起伏的岩石;避开不时冲上脚裸的浪花,走向百米外的小山背后,我边走边感叹着这里海浪的温柔,温柔得像知性的姑娘一样,想象着将在如此优美的钓场痛痛快快地钓上几条金枪、青甘、大石斑抑或大真鲷时,心里那个美啊,难以言表。
谁知转过小山,抬头一看,一个足足两三米高的巨浪突然出现在眼前,巨大的轰鸣声突然炸响在耳边,犹如朱哲琴《天唱》刚开始的那段音乐,轻声低咛的歌声中突然在耳边敲响的重鼓,震得你五腹六脏都在颤抖。随着巨浪的出现,脑海中的温柔姑娘被瞬间秒杀,刹那间变成了猛张飞;瞪着巨眼;提着斧头;从海里跳了出来;冲你怒吼一声。把丁丁吓得一个踉跄,脸色苍白,双手紧紧抱住脚边的岩石,恨不能立刻闭上眼睛,趴倒在这岩石上。我也被吓得七魂飞走了六魂,这哪是什么“漂亮的、美丽的钓点”?这简直是直接要了人命的钓点!惊魂未定,又一个巨浪扑面而来,我再也顾不得这许多,拉着丁丁忙不迭地夺路而逃。
上得岸来,丁丁拍着胸口说“我的妈呀,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浪,吓死我了,太危险了,快走,别钓了。”
我也收拢被拍散的魂魄,看着眼前这平静的小湾,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仅仅一百多米的距离,这沙滩上和钓位上的情景怎么会如此天差地别?
“不行,我得再去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心里被金枪鱼和青甘鱼的诱惑挠得直痒痒,我的倔强劲又上来了。
“你不要命了?不准去!”丁丁死拉这我不放。